寧瑪巴~ 【用愛延續生命】熱愛生命獎 抗癌菩薩李融音 李融音是用生命在對抗癌症的折磨,十多年來,癌細胞走遍李融音全身器官,但她不但沒被打倒,反而用更堅強的生命力,在台大醫院當志工,協助癌症末期的病人,李融音說,在有限的生命中,她要盡全力協助更多的人。周大觀文教基金會稱呼李融音為「抗癌菩薩」,因為李融音以癌為師、化癌為愛,鼓勵更多人站出來,陪伴更多癌末病患飛越生死大關。現年四十八歲的李融音,原本是德州儀器公司最基層的優秀員工,也是台東縣政府表揚的模範勞工,與務農的丈夫賴元德育有一子一女,一家和樂融融。但是十年前被判定罹癌後,從此改變了她的人生。李融音一九九一年三月發現乳房腫瘤,先後動過三次大手術;先切除左乳房,後來發現右乳也有腫瘤,再切除右乳,然後又發現子宮內膜增厚,聽 從 醫師建議,子宮及盲腸也接受切除手術。李融音的癌細胞最近又轉移至骨盆腔、頭蓋骨、肋骨、腰椎骨、恥骨…,全身經常痛疼難忍。十年的抗癌歷程,李融音歷經了化療療程三十多次、電療超過百次,全身幾乎等於是癌細胞的運動場。李融音說,這段不算短的治療期間,她曾因為治療過程發生白血球歸零引發敗血症,當時高燒至四十三度,不幸不僅只於自己的病痛,父親在她身心備受折磨之際又不幸辭世,萬念俱灰的她深深感到「生不如死」,一度萌起隨父親而去的念頭,但是宗教的力量協助她度過人生最灰暗的時間。於是李融音在台東皈依了智敏、慧華金剛上師,從此從信仰產生重生的力量。在十年抗癌的過程中,李融音認為自己已經得到太多貴人的幫助了;不論是經濟上或是精神上。她要將這些幫助回饋給社會,因此,在一年多前,李融音登記參加台大醫院的志工,到腫瘤病房服務,她認為,這些得到惡性腫瘤的病人,心情都很沮喪,就像當初的她一樣,她希望能用她自己做為例子,協助癌症病人度過得病初期的沮喪與恐慌,也能讓癌末的病人,勇敢的與生命說再見。  文/曹以會 我得了一個快樂癌九十年三月十五日,在台大醫院六樓電梯服務廳,我看到一位行動不方便的 小姐,坐在輪椅上,她的左腳裹著石膏,正愁眉苦臉地在書報架上翻書報。我向她遞上精舍所印送「化病苦為永恆快樂」的「一念蓮華」文宣小冊,及金剛砂寶盒送給她。接著告訴她說:「我是乳癌末期病患,現已轉移骨頭髓多處,鈷六十照了一百零二次,化療已完成三個療程,現在還在吃口服化療中。」她看我以輕鬆的口吻述說著。她問我:「為什麼妳還那麼快樂,而我只是腳受傷就讓我很難過。」說完,她傷感地流下了眼淚。我安慰她說:「因為我皈依了  智敏.慧華師父學佛修行,得到師父傳承的加持,使我開展了智慧,讓我覺得我得了一個快樂癌!」於是,我邀請她,法會時來聆聽  上師開示,她點點頭。  記得民國七十五年時,我在德州儀器廠做電鍍機器操作員,從晚上十點上班至翌晨七時下班。大夜班下班後,又直接趕往自立路的永豐大樓與廟美街的住家幫他們服務,除了拖地板、洗衣服、洗碗盤,偶爾也做洗魚池、掃花園落葉等工作,直到中午才返家休息。回家後還幫忙同修接洽電話,因為我的同修做的是服務業,油漆、清潔打蠟的工作。也許是長期日夜顛倒的作息,才會積勞成疾。 在八十年時,我發現在左乳有兩粒硬塊,右乳一粒硬塊,於是到和平醫院做切片檢查和乳房特殊攝影。一週後,檢驗結果出來了,醫院的林主任說:「其中有兩粒硬塊為惡性腫瘤,而且左腋下已發現淋巴結轉移,要先切除腋下淋巴腺。」我很害怕開刀,但護士說:「若不開刀,病情會直線上升。」到公司上班時,我跟同事討論這件事,阿儉說:「我的母親也是乳癌病人,她好可憐,因外公相信秘方,延誤了開刀時間,整個乳房脹得像碗公那麼大,表皮開始靡爛才去開刀切除。開刀後,常常從患部噴出鮮血,因失血過多就必須輸血,患部的皮膚也常常需要植皮,所以割大腿的皮膚,再割腰部的皮膚移植到胸部。乳癌真是可怕的疾病,母親被折磨得痛不欲生、苦不堪言,數十萬的積蓄也用光了,與病魔長期抗戰了五、六年才往生。我不忍心看你再受這種折磨,所以勸妳要馬上開刀,長痛不如短痛,要勇敢一點。」我聽了她的肺腑之言,由衷感激,也對自己未來充滿恐懼、不安和矛盾。後來,我終於在家人的愛心鼓勵之下,決定堅強地面對現實,在 三月十五日 開刀。因為是大手術,所以採取全身麻醉措施。手術後,林主任說:「妳太瘦了,拿掉乳房,乳房周圍皮膚無法覆蓋傷口。只好從切除的乳房上面將皮膚取下來,移植在傷口上。因為植皮的關係,使手術時間拉長,失血過多,只好輸血。在傷口內埋設導流管,引流血水,使傷口減少感染機會。等沒有血水滲出,才可以拔出導流管。」此時,麻醉藥已逐漸退了,傷口疼痛極了,痛徹心肺。我躺在病床上,整個人疲倦得連睜開沈重眼皮的力量都沒有,從來沒有那麼累過。我覺得心力交瘁,既消極又自怨自艾。大哥帶來大悲咒錄音帶,和一些梵唄錄音帶給我,我受到佛法陶冶,內心也平靜許多。住院二十四天後,拆線出院,再做第一代小紅莓化學化療六個月。我趁著養病,賦閒在家,想要念書,就在八十年九月,上中和國中補校,念了三年畢業,又於八十三年酒店經紀,考上東商補校,再讀三年完成學業,了一個夢寐以求的求學心願。八十一年三月三十一日,我因為右乳頭又長出硬塊,切片報告結果,必須再切除右乳房及淋巴腺。於是再度開刀,手術後,住院十四天,出院療養。八月中旬,因為月經不規則出血,達一個多月,又做了腹部超音波檢查,大夫說:「乳癌患者與卵巢分泌雌激素息息相關,既然出現了子宮內膜增厚,就必須開刀摘除子宮卵巢。」手術後,我的身體無法吸收鈣質,但卻又因乳癌不能補充雌激素,所以只好兩害相權取其輕,造成嚴重骨質疏鬆症,長期噴密鈣息和服用鈣片補救,這一次手術,摘除子宮、兩側卵巢、盲腸,兩星期後出院。我深信師父開示的金玉良言,於是從八十一年十一月十八日起,開始實施尿療法,迄今仍持續中。那時侯,我們在小野柳風景區做飲食店。有時侯,客人絡繹不絕,有的要炒飯,有的要炒菜、煮湯,還要幫遊客裝底片,賣雅石、草帽、涼飲等。利用空暇,還要做功課。忙到下午五點,準備到學校上課,晚上十時放學,回泰安為祖先上香,凌晨三點,就得出門去市立游泳池晨泳。  也許是手術的後遺症,左手手肘攣縮、腳膝關節疼痛,不良於行。據說:水有浮力、張力,可以用水療來復健,所以我想嘗試它的療效。當時是冬天,我想做就馬上做,開始買泳衣,泳具,買晨泳月票學習游泳。每天早上,泡水三小時學習,常常上岸後手腳麻大半天才恢復。在鍥而不捨地努力學習,兩星期後,總算學會蛙式游泳。從此天天持之以恆,靠晨泳做復健運動。半年後,果然皇天不負苦心人,我藉著晨泳,恢復了行動自如的手腳功能。我每天晨泳結束後,去果菜批發市場,採買店裡所需之貨品,再到小野柳準備一天的生意。因此,我每天只睡四小時而已,對於一年多前經歷三次大手術的身體,那能有這充沛的體力和精神,承受沈重的工作量? 我想,這完全依賴師父加持力,和尿療法的神奇功效。因此,我效法師分的慈悲開示,懷著感恩的心,把親身經歷尿療法的好處告訴有緣的人,只要能幫助人家離苦得樂,我不在乎一些不屑的眼光,和侮辱的言語,就當他因緣不具足罷!否則為何要排斥這種既經濟又方便,取之不盡、用之不竭,有病治病,無病強身的自身資源。飲食店開了三年,房東要擴建,只好歇業,再找工作。我有一位同學在復健科做治療師,麻煩她幫我,同學說:「有一位中風病人李媽媽,一星期換了三位看護,妳比較會忍耐,蠻適合的。」我每天用輪椅,把李媽媽從家中推到醫院做復健。幫她洗澡、餵飯、洗衣服、餵藥、陪她聊天,每天做十二小時,日薪壹仟元。我將老人家當作長輩尊敬,我們建立了深厚的感情。辭職後,還常去看她,因為她請了菲傭,所以我只做一年。必須再找工作,商校 蔡 老師說:「妳來幫我做租賃管理,我信任妳,所以出納、會計都由妳一手包辦。」老師那麼看重我,我全心把帳目做得清清楚楚,善盡職責。然而,為了每況愈下的身體,我想到  智敏.慧華恩師開示:「一失人身,萬劫不復。」以及開示:「什麼都不重要,唯有了脫生死最重要。」於是,再三省思之後,我決定學習放下萬緣,善加利用有限的生命,廣結善緣,勤修無常。每天,我都把今天當作此生最後一天。有此怖畏之心,怎敢不積極依著師父所開示的了生脫死圓覺宗殊勝法門修持。師父又開示:「只要圓滿福慧資糧,要往生就很容易了。」因此,就在 九十年三月十五日 ,我 向 老師說明堅定的辭職意願之後,辦理帳目交接。老師也成全我的意願,我心中十分感 謝 老師五年來的幫忙。長期的體力透支,使得身上的癌細胞有機可乘。八十五年十一月,我覺得腰骨痛得不太尋常,做核子醫學造影檢查結果,大夫說:「癌細胞已轉移至骨盆腔的骨髓裡,屬遠端轉移,必須做化療六劑,放療照二十次。」第一劑打完半個月,白血球降至一千以下,抵抗力很差。就在 十二月廿九日 那天,我去知本溫泉游泳,泡溫泉時覺得手指、腳趾都會痛,很不舒服。回家後,打電話告訴同修,他正好在山上工作,我就打一一九叫救護車,此時已全身無力癱在地上,連拿健保卡及鎖門力氣都沒有。救護人員把我拉進電梯,抬上救護車向醫院急馳。  躺在急診室推車上,眼睜睜看著焦急的姑丈幫我送健保卡來,正在找我,而我卻沒有力氣發出聲音告訴他:「姑丈,我就在這裡。」有一股不祥的預兆襲上我心頭:「我是不是快要死了。」大夫從鼠蹊部幫我抽血,又做X光檢查後,大夫說:「敗血症,馬上住院。」在病房中大夫說:「培養出來敗血症的細菌很兇,X光片上胸部黑鴉鴉一大片都是細菌,要馬上打抗生素,每四小時打一劑,化療必須暫停,否則就不用治療了。」我每天全身不停地打寒顫,從骨頭裡面冷到外面,連牙齒都格格作響。一抖就抖好幾個小時,抖得我精疲力盡,全身好酸、好累!抖完之後就開始發高燒至四十三度,日夜不停咳嗽,造成肺部有積水的現象。吃可待因止咳劑止咳,效果也不顯著。  又因為連續解血便,導致貧血要輸血。規定必須自己或家屬有捐血,才能優先輸血,因為0型血不敷使用。我平時沒有捐血的習慣,兒子是跟我一樣0型,當場捐血幫我度過難關。一陣陣的椎心刺骨劇痛,使我承受不了,只好要求護士幫我打止痛針。病苦考驗一個人的求生意志,痛苦時,我一面哭,一面念誦般酒店打工若波羅蜜多心經,祈求佛菩薩慈悲加被,使弟子減輕痛苦。人最怕病來磨,才住院二十一天,我竟然瘦了 十公斤 。但是,屋漏偏逢連夜雨,父親就在這時候,也因尿毒感染,而造成敗血症,住在嘉義基督教醫院加護病房急救中。我心中非常難過,急著辦理出院,趕往嘉義。在加護病房中,看到可憐的父親,口中、鼻子都被插管。我趨前喊了一聲:「阿爸,加油!保重身體。」眼淚不禁奪眶而出。父親睜開無力的眼神看著我,想跟我說話,卻無法說。我知道父親自己生病,還在擔心我的身體。我告訴父親:「我已經好了,你也要趕快好起來。」我內心暗自發願,願代父親受一切的苦難。但是,不幸就在八十六年元月廿九日,接到父親往生的惡耗。一連串的打擊及喪父之痛,使我了無生趣,萬念俱灰。為什麼世間這麼不如意,我每天就過著行屍走肉的日子,為自己交待後事、留遺書,打算走入無人跡的深山,讓這業障深重的自己消失掉。 就在山窮水盡疑無路時,出現了柳暗花明又一村的人生轉捩點。小叔曾在八十年文化中心法會中,皈依 智敏.慧華師父。他屢次勸我皈依,我卻因緣不具足而婉拒,仍徘徊於門外。這次遇到併發敗血症和父親往生的逆增上緣,和小叔見面時,他說:「師父有了脫生死的法,非常殊勝!你來皈依師父,就能修師父傳的法。」終於,在八十六年八月十二日,蓮師薈供法會時,我皈依了師父。雖然當時師父在加拿大遙傳皈依法,遙灌時,我卻感覺有一股清涼自在的法喜,灌沐全身,無比舒暢。懷著一顆感恩的心,我感謝師父把弟子從痛苦的深淵中,拯救出來,我在心中告訴自己:「我一定要努力修法,求生淨土,報答師父的大恩大德。」為了怕化療效果打折扣,我也只好做個合作的病人,把六劑的小藍莓療程完成。八十七年八月,我接到李美儀電話問:「你們有幫人家助念嗎?我的好友林惠珍,患子宮頸癌已轉移肺部,把自己封閉起來,似乎在等死。叫她念佛,她卻說:『自己不用念,往生時,有人幫忙念就好了。』我不懂,所以問妳。」我聽了,同病相憐之情不禁油然而生,我心想:「一定要帶她來皈依師父,讓她也能走出黑暗,迎向光明!」於是我電話中告訴李美儀說:「我是乳癌末期,已轉移骨頭,本來非常痛苦,但是在我皈依師父學佛修法之後,我卻覺得自己得的是快樂癌。」她很高興地說:「我要叫林惠珍來認識你,請你幫幫她吧。」沒多久,林惠珍和女兒果然來我家,她當面就問:「請問你每天的時間是怎麼打發的?」由這一句話,我就明白她過得多麼痛苦。她跟我以前一樣,受到等死那種日子的煎熬,徬徨無助,好可憐!我立刻說:「我每天修法、靜坐,誦地藏經,時間都不夠用。你先念佛、誦經,有法會時,來皈依師父,你一定會過得很充實。」她聽了我的話,也來皈依師父,努力修行一陣子後,我問她:「現在時間怎麼安排?」她說:「每天誦地藏經就要三小時,還看往生淨土必成要訣,修法、持咒、念佛,過得很充實。」半年後的一天,她突然對我說:「李師兄,我想參加助念。」我聽了好感動,她由不想念佛,到想加入助人的行列,她已得到師父的加持開智慧了。我告訴她:「自己必須先站穩,好好修上來,再請求師父『助念灌頂』,先要自助才能助人呀!但萬一身體不舒服的時候,絕對不可以勉強參加助念,否則對亡者、自己,及對師門造成多方傷害。」  後來她如願以償,參加了數次的助念。為了搬回花蓮的家,以及到慈濟就近治療,她向我道別,我請她到花蓮分舍共修,離情依依。由於病情惡化,她於八十八年底捨報,感謝花蓮師兄們幫她圓滿八小時助念,她的家人並請求師父幫她專壇超度。由於不停出現新的轉移,八十七年底榮總陳主任,幫我申請第三代太平洋紫杉醇化療核准。每三週打一劑,必須再打六劑,我都一一配合完成化學治療。卻仍然再度蔓延至頭蓋骨,又於八十九年元月二十三日,開始採用新藥口服化療「截瘤達」,每天早晚各四顆,吃兩週休息一週。一恢復造血功能就再吃,至今已一年多了,仍然持續服用中。此外,配合鈷六十放射線的治療,頭蓋骨照十次,肋骨二十次,脊椎三十二次,骨盆二十次,腰椎十次,恥骨十次。由於骨頭轉移非常痛,陳主任說:「疼痛不用忍,我開嗎啡長效型止痛藥給你,按時吃,生活品質比較好。」我擔心造成胃腸蠕動緩慢,會便秘,必須依賴軟便劑,以及造成精神恍惚等副作用,因此我決定不吃。完全靠修法、禪坐、觀想持咒、做大禮拜、熱敷、針灸等來克服。仰仗師父傳承之加持力,疼痛總是在我能承受範圍之內,一一迎刃而解,安然度過。我有位病友李美雲她信仰基督教,也是乳癌轉移骨頭的病人,我們都互相扶持。她說:「我已經痛得無法坐著,只有躺著才舒服,你說用熱敷、針灸、復健等方法,似乎都沒有效。為什麼你可以自己去醫院門診,而我必須躺在車上,由先生載我去門診。我很不捨與先生結那麼好的緣,卻要跟他們分開。」我聽了很心疼,安慰她:「多祈禱,妳越不捨,越要放下,否則妳會很難過。只要你多祈禱,主會幫助妳、保佑妳。」可憐的美雲,已於八十九年農曆春節前往生了。 九十年元旦下午兩點,我要去成功參加助念。騎機車到精舍途中,因為眩暈症出現而發生車禍,造成肋骨斷裂、血胸、頭部外傷、臉部撕裂傷、掌腕骨斷裂。治療時將掌腕開刀釘鋼釘,裹石膏,急診骨科大夫酒店兼職說:「肋骨骨折及掌腕骨折,至少必須三個月才會長好。」我住院十二天後,出院養傷。二月底返診,照了X光片後,大夫說:「骨頭已長好,安排 三月七日 手術拔除鋼釘。」我想這應該是傳承加持,否則像我做過那麼多治療,又嚴重骨質疏鬆,怎麼可能好得那麼快。 二月廿五日 ,我去大道路助念途中,在後山埤捷運站門口,一腳踩空,全身撲倒在地,腳腕受傷。勉強去買冰塊,一面助念,一面冰敷兩小時後,再跛腳回台大醫院掛急診。此時,已痛得無法走路,問大夫:「為什麼那麼痛?」大夫說:「本來肌腱拉傷就非常痛,你最好用冰敷,給你三天消炎止痛藥,三天後再去看門診,要多休息。」當天晚上,我就躺在急診室推車上,買冰袋一包接著一包冰敷,共敷了六包冰塊。天亮時,得知在台大地下室三樓有助念,我就帶著冰袋,一跛一跛去搭電梯,到地下室,又一面助念,一面冰敷。再一次蒙師父加持,使我迅速恢復。 三月廿一日 ,做肝臟超音波時,大夫說:「妳的肺活量還那麼好,真會保養,癌症第三期,十年仍然保養得那麼好,真是不簡單。」這也是傳承加持所賜。寸草心如何報得三春暉?浩瀚師恩比山高、比海深,在弟子徬徨無助時,賜給弟子救生圈。師父不但贈送靈驗的加拿大護士茶給我飲用,又屢次開金口祝福我。宏法二十週年大法會中,恩師開示:「光頭羅漢,有癌症,還積極參加助念,癌症會好起來的。」又開示:「要發大願,要報佛恩。」師父的金玉良言,我牢牢記在心中。每天我以華藏祖師之本誓,作為我之誓願,願盡形壽、盡未來際,鞠躬盡瘁盡力行持之。我並在心中默默許下要盡未來際,圓滿助念萬壇,以報師恩、報佛恩,祈求師父傳承三根本三寶加持,讓我如願圓滿。 我甚至感謝自己身上的癌細胞,正是由於牠們給我的逆增上緣,才讓我有機會學習放下人我得失、名聞利養,發出真實的出離心,皈依師父,勤修無常。因此我每天發願:「願我與我的癌細胞同體共生,牠們如同我的恩人師兄。祈願師父、傳承祖師、三根本三寶垂賜加持,及我身上的癌細胞們,督促我精進佛法,永不懈怠。使我發菩提心,早日開智慧眼,具正知見、饒慈愍心,願我早日明心見性,悟見本來,了脫生死,修法得成就,願度一切眾生令得安樂。 願我臨終欲捨報時,能夠安住正念分明,不昏迷、不散亂、不焦慮、不執著、不顛倒,順利往生師父的剎土,永不忘度生誓願。」再迴向:「願累世冤親債主,生生世世六道父母,及六親眷屬,以及盡虛空遍法界一切眾生,皆能夠業障消除,早日開智慧,見佛聞法,共證菩提,世間法、出世法皆吉祥圓滿。」在生病這十年中,最辛苦的是陪我走過辛酸歲月的同修師兄和子女們,他們全力呵護,無微不至的關懷我。同修師兄身體也不好,他有慢性B型肝炎和L型肝炎,胃大量出血過,也曾肺阻塞等。但他拋為了給我無農藥的蔬菜,自己整地買粉砂倒在菜園裡,再用網室圍滿菜園。只要能抗癌的蔬果,他就去種植。種蘆筍、胡蘿蔔、草莓、柳橙、葡萄柚、芭樂,現在又要在渡假村上班做服務員,供給我們三人生活所需之費用,實在辛苦他了。我做化療又照鈷六十,頭髮掉光了。同修師兄說:「一個人光頭,讓人看了就覺得這個人生病了,如果兩個人光頭呢,讓人家覺得這兩個人一定是同修。」於是他毫不猶豫地把頭髮理掉,陪我光頭。兒子在台大法學院念四年級,當我感染敗血症時,他寫了一篇「最深的愛」散文送給我,獲得東中文學獎首獎,字裡行間,充滿了孝心。女兒念台東師院社教系二年級,她很貼心,看到師父慈悲加持,女兒說:「皈依師父,使我們家朝氣蓬勃,一定要好好修法報答師父。」我曾問兒子:「要入那一個黨。」他說:「加入師父的佛法世界,感謝師父加持。」同修師兄則說:「感謝師兄帶我皈依師父,將來我們全家一齊移民極樂世界。」 每次助念圓滿之後,我都會告訴家屬:「請你們一定要來參加助念家屬共修,念佛誦經迴向往生者,讓他能夠順利往生極樂,蓮品高昇。迴向的力量很大,學佛很好,我是乳癌末期,已經轉移骨頭多處。我皈依師父學佛,蒙佛菩薩加持,使我有機會來跟你們結善緣。 我告訴你們這些,是為了報佛恩,也希望你們對學佛有信心。信為道源功德母,長養一切諸菩根。」他們都以驚訝的眼光看著我說:「你看起來一點都不像病人,若不是你說,沒有人會相信。妳笑謎謎的,人又那麼樂觀,念佛聲音那麼宏亮,導示又中氣十足,令人法喜充滿。感謝你們的師父與助念師兄們,我們一定會去參加助念家屬共修的,祝妳早日康復。」  文 / 李融佛 延續閱讀:一念蓮華生命關懷 延續閱讀:臨終與中陰成就日常觀修法要 迴 向  願以所修諸功德 悉皆供養三寶尊 願佛聖法普昌隆 功德迴向諸眾生 怨親近疏恩仇等 永離四苦三毒害 解脫生死輪迴海 得證佛果不退轉 酒店經紀
創作者介紹

外牆清洗

le41leiqe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